李正善《心河》获“中华情”诗歌散文联赛最美散文奖
来源 : 西咸新区管委会      发布日期:2018-12-03 16:02

第四届“中华情”全国诗歌散文联赛颁奖大会12月1日—2日在海南省三亚市召开。陕西省西咸新区作家协会副主席李正善的作品《心河》获得“最美散文奖”。

微信图片_20181204190057.jpg

文化艺术网-文化艺术报讯(记者 魏晓文)第四届“中华情”全国诗歌散文联赛颁奖大会12月1日—2日在海南省三亚市召开。陕西省西咸新区作家协会副主席李正善的作品《心河》获得“最美散文奖”。

为庆祝新中国成立69周年,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精神,展现“党的十九大”以来中国文艺大发展、大繁荣,传递正能量,提振精气神,中国散文网、华夏博学国际文化交流中心等单位联合主办第四届“中华情”全国诗歌散文联赛。

本届联赛共收到来自全国各地和港澳台地区及美国、英国、澳大利亚、新加坡、芬兰、韩国等国家的11600多位作家的作品。这些作品大多主题突出,内容健康,思想性与艺术性俱佳。

由中国散文学会名誉会长、《人民日报》原文艺部主任石英;中国音乐文学学会副主席、原北京军区政治部创作室主任石祥;北京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北京大学中文系原副主任卢永璘;中国诗歌学会驻会副会长、中国报纸副刊研究会会长曾凡华;人民日报海外版副总编、中国作家协会全委会委员、中国散文学会副会长李舫;中国散文学会常务副会长,中国作家协会散文创作委员会委员、致公党中央文化委员红孩;中国现代文学馆研究员、世界诗人大会常务副秘书长、中国莎士比亚研究会秘书长北塔;中国作协《诗刊》社事业发展部副主任、诗人蓝野;中国散文网总编辑、中国散文学会副秘书长邵建国等专家学者组成评委会,评选了进入终评的作品。最终评委又从获得诗歌散文的金奖获奖作品中评选出9个“最美诗歌奖”和10个“最美散文奖”。西咸新区作家协会副主席李正善的散文作品《心河》入选“最美散文奖”。

微信图片_20181204190121.jpg

《心河》通过对作者童年生活的回忆,描写了沣河的秀美景色,表达了主人公二爷对远在台湾的儿子的思念之情,抒发出海峡两岸人民对祖国和平统一的美好愿望。

在第四届“中华情”全国诗歌散文联赛颁奖大会上,李正善与海南省作家协会原副主席杜光辉,鲁迅文学奖获得者、海南大学三亚学院文学院朱国昌博士及其他获奖作家进行了创作交流。


作品赏读:

心 河

河不宽,就从我们村子西边两三里处流过。可是在我幼小的记忆里,从春到夏,河水却不小。

河的名字叫沣河,是从秦岭深处流出的蜿蜒于关中平原那种很普通的河流。那时的河堤两边,全是一抱多粗的树木。茂密的叶子在枝杈间垂落下来,遮天蔽日。

到了夏天,河堤是大人们的纳凉处,河床是娃娃们的天然游泳场。透过清亮清亮的水,能看见河底的石头。游泳打闹口渴了,双手合在一起,掬起水来“咕嘟咕嘟”就灌下肚子。那水甜的,真是爽口如甘霖。

太阳落山的时候,我们一个个小毛孩光着上身,在霞光的映照下往回走。路上,常常会碰到背着一背篓柴禾的二爷。

二爷驮着背弯着腰,慢腾腾地走在乡间土路上,嘴里哼唱着曾经教给我们的民谣:“九月里九 重阳/哎 秋呀收秋忙/谷子儿呀哪个糜子儿呀/啊 铺呀铺上场……”当时只学会了几句,长大之后才知道,那是贺敬之写的《秋收》的歌词。当然,二爷的哼唱,不是现在这种流行音乐的唱法。他是清朝的秀才,一直都留着平头,两腮的胡须却是长长地垂到胸前,就像关公那一捧美髯。他哼唱的姿势颇有读诗诵典的感觉,摇头晃脑,眼睛微眯,如痴如醉的那种。如果有风,胡须飘飞。

二爷的家和我家紧隔壁,中间是刚高过人头的小院墙。想说话的时候,两家人就隔着墙说;需要啥东西,也是伸手一递就能接得着。虽然他的儿子在西安城里上班,可是他总是一身黑色土布衣服,还打着补丁。

到我上高中那年,二爷应该快八十岁了吧。他每次吃饭时,总是给他的房间摆放一张小方桌,除了自己吃的,还端来一套碗筷和饭菜,别人问他给谁摆放的,他口口声声说“给我儿摆的。我儿要回来咧。”

最初我还以为他说的儿子就是在西安城里工作的叔父,后来听父母说,在城里工作的是二儿子,二爷还有一个大儿子,在解放前被国民党抓壮丁抓到台湾去了,几十年里杳无音信。

“可能是你二爷想你大咧。唉,也不知道他是死是活”,父亲显得无奈地解释说。

也许是因为年龄大了,二爷变得有点疯癫。每顿饭给他大儿子准备的饭菜雷打不动,边摆放边自言自语地说着“我儿要回来咧”。什么搅团玉米糊糊面条饺子馒头,一顿也不能少。特别是一些重要的节日,他也要郑重其事地摆放满满一桌好吃的,生怕把他的儿子给忘了。中秋的月饼、石榴,春节的点心糖果,什么也不拉下。当然,好吃的最后还是让我们几个娃娃享用了。

二爷背着背篓出门拾柴禾的半道上,也是一遍遍“我儿要回来咧”地说给认识不认识的人。我们村的人大致知道原因见怪不怪,有时候也会有人像往常议论时说的那样逗他一下“咋可能呢?你娃都走几十年咧。活着死咧都不知道呢”;那些陌生人听了,觉得他是个疯老汉,往往远远地走开,或者开几句玩笑之后不再理睬。

更多的时候,二爷则是背着背篓,站在沣河东岸的河堤上,面向对岸呆呆地站着,拖着长长的后音说“我儿回来咧”,好像他儿子就在河西看他一样。他去沣河呆立呼唤他的儿子,一年四季不断。在冬天风雪交加的时候,叔父婶娘们怕出意外,才硬是阻拦在家。

就这样喊了三四年后,二爷终因思儿心切,不幸辞世。他留给我最深的印象,就是他“我儿要回来咧”的声声呼唤。

我当兵不久,听大哥来信说二爷的大儿子一家几口从台湾回来了。这时候正好是二爷去世大半年的时间。村里有的人觉得人和人之间有感应,叔父是我二爷声声唤回来的。还有一些人唏嘘不已,感觉太遗憾,说要是二爷再能坚持一年半载,还就真能见到自己日思夜想的儿子了。

随着海峡两岸关系正常化,两岸亲人们的走动也慢慢频繁起来。二爷的两个儿子两家,也经常你来我往地走动。当然,随着通信事业的发达,电话、手机联络就更多了。

但是我始终对二爷经常站在沣河河堤面向对岸呼唤“我儿要回来咧”的原因不明就里。后来有一次试探性地问在西安城里上班的叔父时,他解释说:“那是你二爷把沣河当台湾海峡了。”

把沣河当做台湾海峡了?

我终于明白,虽然沣河不宽,可是在二爷的心中,那就是比台湾海峡还宽还遥远的距离;如果他老人家等到了大儿子回来,甚至能等到祖国统一,那在他的心里,台湾海峡会不会变成村子西边窄窄的河流近在咫尺呢。

(李正善,高级记者。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西咸新区作家协会副主席。新闻作品获得中国新闻奖两次,陕西新闻奖等六十余次;文学作品发表于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青年报》《中国新诗》《延河》《女友》等。作品在全国文学大赛中多次获奖,部分作品被《读者》《青年文摘》转载,并入选高中语文教材和《时代文萃》等多种选集。)

【打印】 【关闭】

请扫描二维码关注西咸新区官方微信,了解更多精彩内容。

主办:陕西省西咸新区开发建设管理委员会  电话:029-33186000   传真:029-33186111    

地址:陕西省西咸新区沣泾大道西一路1号西咸大厦          邮编:712000  网站地图

网站标识码:6190000001    陕ICP备 11011892 号    陕公网安备 61019602000052号